师承多元化 中医名医打造模式升级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1-06 18:24

  通州区第一届中医师承教育拜师大会12月12日举行,来自各大医院的数十名中医骨干人才现场拜知名老中医为师。古往今来,传统的师承制被认为是培养纯中医人才的可靠途径。而这种个性化的培养方式也引发业界对传承模式推动中医复兴的思考。

  有数据显示,我国目前西医医生约有175万人,而中医医生只有27万,纯中医人才就更少了。有位业内人士忧虑地估算,纯中医人才大概只占中医从业人员的5%。

  中医的复兴靠人才,高素质的纯中医人才如何培养?师承制能否带动越来越多的纯中医人才脱颖而出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据了解, 此次通州区第一届中医师承教育拜师大会是中医药师承活动首次走进通州,也是北京市落实医改工作要求和“强基层”工作目标的一项重要内容。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东区院长王耀献介绍,这次师承拜师活动中的导师,有我国著名的心病科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名老中医郭维琴教授在内的13名中医名家,传承的徒弟要求具有相当的专业理论知识和一定实践经验的中青年中医业务骨干,具体方式要求由单位推荐、参加理论考核等方式后择优录取,此次活动最终选出通州区9家医疗单位的23名中青年医师获得传承资格。

  在通州中医师承大会上,记者采访了拜师学生张福侠,她目前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东区的针灸科工作,此次拜的导师是汤立新主任医师,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姜揖君教授)学术经验继承人。张福侠说:“一般情况下,普通的中医师想拜名师还是很难的,这种通过考核选拔、名师传帮带的方式为中医师提供了很好的学习平台,对业务水平提高很有帮助,也激励着自己向更高目标迈进。”

  “中医师承教育是提高临床水平的重要途径,但根本目标是为了培养更多的名医。在此次选拔出的23名继承人中,如果10年后能产生出1-2名名中医,就达到了很好的效果。” 北京市中医管理局副局长屠志涛说。

  拜师活动在专业的中医院开展得很多,但是对于综合性医院来说这种活动就比较少见。北京医院针灸按摩科主治医师李忠龙向记者表示,北京医院曾经开展中医师承活动,请中日友好医院治疗肿瘤的专家张代钊出诊,北京医院具有主任医师资格的医师可以跟着学。“能有师承的机会对学徒来说都是非常珍贵的,但现在综合性医院的师承活动很少。综合性医院要达到中西医并重,应该多开展师承活动,让更多有志于中医的医师受到良好的培养。”

  和公立医院相比,类似孔医堂等民办诊所和医院的师承条件相对比较宽泛。“学徒跟孔医堂名师进行学习的条件是有医师执业证书,然后老专家亲自挑选学生,进行免费培养。老中医专家往往独具慧眼,通过学徒的临床表现来看其是否具有可塑性。”孔医馆馆长孔令谦向记者表示。

  过去师承教育在中医发展史上占主流地位,这是由中医显著的诊疗个性化特征决定的。随着近代院校教育的兴起,现代化的群体性的学院式教育逐渐替代了传统的个性化师承教育。业内人士认为,探索一种学院教育和师承教育相结合、群体化培养与个性化培养相融合的中医药人才培养模式,对于培养纯中医人才是十分必要的。

  有部分院校已经开始试验推广师承模式在教学中的应用。如北京中医药大学开设了岐黄国医实验班、教改实验班,探索中医师承的教育方式。“师承制是院校制的有益补充,对于资质比较好的学生,直接采取个性化的师承教育方式,对其成长具有重要意义。”北京中医药大学校长助理翟双庆表示,据了解,能够在教改实验班和岐黄国医实验班学习的学生入学分数远远高于普通班的学生。

  岐黄国医实验班培养本科以上的学生直接攻读博士学位,具体培养方式是学生一入校就给其配备导师,导师对其进行个别指导,学生跟随老师进行门诊,进行“名医+名师”个性化培养。翟双庆认为:“这种师承方式就是培养学生对中医的感性认识,体会老师怎么看病,这样学生接受中医这门学科会非常自然。如果说这个阶段就学到导师的中医技艺精髓,是比较难的。”

  北京中医药大学的教改实验班采取师承制,要求学生无论在校还是放假在家,都需要有导师指导。学生在寒暑假期间填写跟师备案,假期结束后要交听诊笔记等。教改实验班在校的导师门诊一般在周末或者晚上,便于学生一边学中医基础课程一边进行实践。

  “中医长期积累的诊疗经验具有个性化的特征,它适合于在师徒之间进行口传心授,侍诊这种方式适合于师承教育。”北京东直门医院主任医师姜良铎表示。

  在北京三芝堂中医诊所,记者在现场观摩了“国医大师”路志正给病人看病时的情景。路老看病时一般会有五六位弟子跟随着学习,他给病人诊脉后,再让身边的弟子去把脉,各自把诊断的病情记录下来,然后他说出自己诊断的结果,弟子们自行比较,查缺补漏,他再逐一释疑解惑。而诊完脉后,记者注意到路老并没有自己开方,而是他口述弟子抄方。

  记者采访了路老其中的一位弟子,她目前在广安门中医院工作,她说:“路老这种侍诊的方式让我们这些弟子受益良多。教学相长,能很快找到自己的不足,提高得很快。”

  纵观中医界泰斗级人物,大都承继了5000年的中医血脉。而现在学院制本科教育中西医课程占据了60%,中医课程相对欠缺。师承制这种个性化的培养方式要求学徒文化底蕴深厚,北京中医药大学管理学院院长傅延龄指出,“纯中医人才的培养,不是让学生不学西医知识,而是让学生在中医的知识体系的基础上学习西医知识。”

  为了进一步推广中医思想体系,北京中医药大学把中医教育延伸到了高中阶段。北京中医药大学和北京的高中学校进行合作,开设杏林实验班。对中医感兴趣的学生在高中阶段就确定要学中医的志愿,进杏林实验班进行学习。科目有中医哲学基础、中医药知识概论等,在校园里有种植的中药材,学生可以加深对中药感性认识等。据了解,目前中医作为选修课已经进入北京小学课程,业内认为,中医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中医文化教育从娃娃抓起有利于学子中医知识体系的形成。

  李忠龙认为, 中医师承教育已经是大势所趋,其发展是渐进过程,需要大的医疗环境改善、政策扶持,人们的健康观念改变等等,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对中医发展会形成强大的助力。